张迟昱:从编宁泽涛奥运前遭罚剧与男人的眼中看女人
本文摘要:张迟昱:从小就在感情里修炼人生 张迟昱,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琴棋书画文武全才。看起来也的确如此,文能写作文,从小到大获奖无数,一不小心当了娱乐大江南北的《开心麻花》编剧;武能打乒乓球、羽毛球、弹吉他、画画。并且他毫不掩饰爱好美女,似乎当初所学

张迟昱:从小就在感情里修炼人生

张迟昱:从小就在感情里修炼人生

张迟昱,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琴棋书画文武全才。看起来也的确如此,文能写作文,从小到大获奖无数,一不小心当了娱乐大江南北的《开心麻花》编剧;武能打乒乓球、羽毛球、弹吉他、画画。并且他毫不掩饰爱好美女,似乎当初所学才艺就是为了追女生而想方设法投其所好。没想到,如今修炼成一个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人,无论做编剧还是写小说,他都如鱼得水。在爱情中摸爬滚打过后,他依然爱好美女,但俨然有了自己的心得:最好的爱情就是和对方在一起很快乐。

编剧来源于生活,拯救生活。

身为一个编剧,自然掌握了许多角色的生杀大权,对情节走向、角色好坏,编剧都相当于至高无上的皇帝。问他是否能根据一己私欲设定角色,尤其是女性角色,他开玩笑地说:“最想把黑丝长腿细腰这些特质融入进我塑造的角色,这样选来的女演员就会特别养眼,想想就特别开心!”但随后,他还是一本正经的回答了这个问题“其实我在塑造角色时,不会倾向性地塑造某一类女生,毕竟所有的角色都是为影片主旨服务的,怎么能让影片变得更好看,怎么能让这个角色更深入人心,我就怎么塑造。”

那现实生活中的感情经历是否会成为剧本或小说素材?张迟昱承认,艺术来源于生活,对美女孜孜不断的追求也让他在安排感情戏时更有灵感,他又无厘头起来:“特别是在刻画一些艳遇、勾搭的桥段时,我都会把自己平时积累的大量失败经验融入进去,说多了其实都是眼泪……”

当然,作为一个文武全才,张迟昱能做得绝不止这些:“对于那些我追不到的女生,我会在剧中塑造一个跟她几乎一模一样的角色,然后让各种天打雷劈的事情统统发生在她身上”,他还不忘向看到本文的广大女性同胞喊话“下次如果我追你的话,记得一定要答应哦!”

也许正是这种无时无刻不在体现的幽默感让他与《开心麻花》一拍即合,把智慧与快乐拧成在舞台上绽放的开心源泉,感染无数观众。

察言观色得建立在“对上眼”的基础上

身为一个编剧,要善于观察生活中各种形形色色的人;身为一个男人,要不断摸索与女人和平共处的方式。张迟昱身兼二职,并且做得都不错,自然颇有一番经验,他说:“世界上没有那种一出手就能虏获所有女人芳心的必杀技,如果真有,屌丝男逆袭白富美就不会只是童话故事了,不过,投其所好总是没错的。”

他详细解释了一番:“就察言观色而言,其实主要是基于对彼此的了解。对于一个朝夕相处的女人,她所作的任何事,无论一举一动,你都能从中判断出她心情好坏。而对于一个陌生女人,想猜中对方心理的可能性只有一个,就是她希望你能猜中。也就是她会给你猜中心理的机会,用通俗的话讲,就是两情相悦。”

真正的幸福是知足

说起最喜欢的女人类型,出人意料的是他居然没怎么开玩笑,甚至打破“男女有别”的观念差异,其结果与大多数女人所欣赏的女性形象不谋而合,“我最喜欢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两个女性角色——程灵素和小龙女。前者代表了智慧与善良,后者代表了美貌与专情。智慧、善良、美貌与专情应该是我最欣赏的女性特质。”

至于最喜欢的感情状态,张迟昱又从理想状态回归到现实,“最好的感情状态就是既是情人又是朋友又是家人,两人在一起没有任何束缚,只是因为跟对方在一起的时候,很快乐。”他像是做总结般说道,“对于一段感情而言,最难做到的并不是一时达到满足,而是长久的维系。真正的幸福就是知足。”

大红鹰娱乐:张迟昱:从编宁泽涛奥运前遭罚剧与男人的眼中看女人